第二百六十八章 敗家娘們兒

    看到了邵家的女管家之后,吳勉、歸不歸都有些發愣。他們倆想不到眼看著邵家姑娘和怡親王允祥大婚的日子就要到了,正是忙得腳打后腦勺的時候,怎么他們還有閑心回到南京來。

    當下,歸不歸親自下車過來套話。見到了這位救了他們家主人幾次的老神仙,那位女管家也又些意外。只是馬車里面的邵老婦人有礙男奴有別,不便下車。當下和馬車里的主母說了一句之后,當著南京城們人來人往的百姓,就要跪下來向老家伙磕頭。

    看著一個三十來歲的婦人在給一個老成不像樣子的老家伙磕頭,當下城門口的老百姓都過來看熱鬧。雖然不知道這是出了什么事情,不過在南京百姓驚人的想象之下,還是馬上有了幾個版本的故事。

    當中不乏香艷的版本,就是歸不歸也受不了這個。畢竟馬車上面還有邵家的女人,一旦流傳出去什么香艷的段子,讓他怎么還有老臉去見邵家女人?當下直接講女管家帶到了他們的馬車旁邊,一番詢問之后,女管家說出來這次回到南京的目地。

    “幾位老神仙,是這樣的。明年初六就是我家小姐和怡親王爺大喜的日子,前些日子府里已經收了皇帝御賜的聘禮。這都是按著太子大婚的聘禮加倍給的,禮物太貴重了,這就讓我們家的陪嫁有些拿不出手了……

    前些日子太姑爺和老婦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就南京城里的老宅還有田產都便賣了。加上南京城里一些商鋪年股也要退掉,再借點錢湊個十萬兩銀子給我們小姐做嫁妝。除了這些之外,家里的古董也要帶回去,看看新姑爺喜不喜歡。喜歡的話就送到新房去……”

    原本吳勉的臉上還多少有些人氣,不過隨著女管家說出要將他當年留下的南京老宅便賣的時候。白發男人臉上那點人氣便無影無蹤了,好不容易聽完了女管家的話之后,吳勉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這是你們家太姑爺的意思,還是夫人的意思?”

    女管家還沒有看出來吳勉的變化,她陪著笑臉說道:“我們家歷來都是夫人們做主,這是太夫人的意思。不瞞幾位老神仙,我們太姑爺原本還想要留著這老宅子的。也曾經勸過太夫人,不過家都搬到北京城了,還留著這個套老宅子做什么?不是我們做下人的亂說,我們太姑爺有些老舊了。現在太姑爺留在京城來辦小姐出閣的事情,我們家太夫人、夫人和姑爺回來處理老宅舊物……”

    “好了好了,耽誤你這么長的時間,你快去進城吧。那個誰,給她十兩銀子買花戴……”歸不歸看著吳勉隨時都會發作,當下急忙讓人給了女管家賞錢,這才將這個喋喋不休的女人打發走了。

    看著女人走了之后,‘徐?!樸頻乃檔潰骸八姹憒沾站陀惺蛄揭?,你對自家的孩子還真是上心……”

    吳勉沒有理會‘徐?!?,他轉眼看了一眼歸不歸之后,說道:“宅子和田產我都知道,商鋪年股的年股是怎么回事?”

    “老人家我這不是擔心我們不在的時候,邵家女娃娃沒錢花嗎?雖說南京商鋪每個月都送錢,不過有了這個年股,心里才有點底?!背遄盼餉愫俸僖恍χ?,繼續說道:“也不多,一年一萬兩的干股。怕有人去打邵家的主意,就沒敢多給……”

    “干股……”吳勉看了一眼歸不歸之后,繼續說道:“什么時候干股也可以出手了?你立的規矩?”

    “那應該就是邵家女人不懂行實,以為這干股也能換錢?!彼禱暗氖焙?,老家伙看了吳勉一眼。嘿嘿一笑之后,繼續說道:“當然了,如果你說一句的話,別說這分干股了,老人家把南京泗水號的買賣給素如那孩子做陪嫁都沒有問題?!?br />
    “省省吧……就這點產業還不都這女人折騰的,再加上泗水號的買賣……”說到這里的時候,吳勉搖了搖頭,隨后古怪的一笑,對著歸不歸說道:“你把泗水號的商鋪做陪嫁,允祥那小子敢收嗎?”

    吳勉的話說到這里的時候,邵家的車隊已經放行。當下他們這幾輛馬車也跟在后面浩浩蕩蕩的進了南京城……

    進城之后,車隊直接去了南京泗水號的商鋪。這里的管事沒有接到大東家前來視察的通知,知道車隊到了大門口這才渾渾噩噩的迎了出來。如果不是有跟車的管事引見,商鋪的管事還以為這幾個姑姑怪怪的人是騙子。

    東家一行人進駐商鋪,那自然沒得說。當下,商鋪的管事讓人把自己居住的后院打掃了一遍。隨后都換上了新的被褥,同時叫了南京城最好酒樓的燕翅席面,來為老東家一行人接風洗塵。

    就在他們吃吃喝喝,商鋪管事趁機給歸不歸報這幾年的賬目時。在外面看商鋪的帳房先生來到了中堂前,站在門框前沖著自家的管事擠眉弄眼,一看就是外面出了什么他解決不了的事情。

    大東家就在眼前,你這樣算什么意思?好像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似的。管事瞪了帳房一眼,說道:“老東家就在這里,你有什么話就明說。咱們南京商鋪就沒有什么背人的事情?!?br />
    帳房有些尷尬的笑了一下,隨后沖著歸不歸行禮,說道:“回稟東家,外面來了城中邵家的主母,說什么要把當年投在咱們泗水號的那點股份撤走。問我是泗水號自己贖回去呢?還是她轉手賣給別人……賬面上只有三厘的干股,可沒有能轉手的股份……”

    聽到了帳房的話,管事也不說話。低頭等著歸不歸的回應,那三厘的干股是這個老家伙親自許出去的。傳說泗水號的大東家對邵家不一般,這次辛虧這個老家伙到了,要不然的話這次邵家人要提走股份,自己還真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置。

    而歸不歸也沒有說話,老家伙笑瞇瞇的看著吳勉,也在等著白發男人發話應該如何處置。

    想到自己和趙文君會有這樣的后代,吳勉深深的吸了口氣。隨后對著歸不歸說道:“不用等我,老家伙你自己知道該如何處理……”

    “那老人家我就做主了,處置的不好你可不要埋怨我老人家?!斃α艘幌輪?,歸不歸對著帳房說道:“先把這酒宴撤下,再請邵家的主母過來。邵家對我泗水號有極大的淵源,你們不可以得罪……”

    等到殘席撤下之后,帳房先生也帶著邵家主母。以及丫鬟婆子七八個人走了進來,見到這婦人竟然帶著這么多的下人進來。吳勉的眉頭皺了起來,隨后他將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的《冥人志》取了出來。好像沒事人籍。

    這時候,那位邵家主母已經走了進來。她見到吳勉、歸不歸那幾個古怪的人也在這里,當下有些意外的愣了一下。不過轉眼想到他們這幾個人在北京也是住在泗水號的買賣里,當下以為他們是被泗水號供奉的修士。

    看在當初他們幾個救過自己的份上,婦人對著他們幾個人萬福,說道:“想不到就會在這里再見幾位老神仙,之前進城的時候不便和幾位相見,還請幾位老神仙勿怪。邵氏在這里給各位賠罪了……”

    歸不歸嘿嘿一笑,聽到婦人自稱是邵氏之后,他故意說道:“賈夫人免禮……看在賈先生的面子上,你也不必這么客氣……”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香港六合彩132期特码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268》,方便以后閱讀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第二百六十八章 敗家娘們兒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268并對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第二百六十八章 敗家娘們兒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268。
北京小赛车怎么玩 彩票中的双面盘啥意思 11选5任2稳赚技巧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大乐透开奖结果 赢彩彩票合法吗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 扑克牌猜大小怎么玩 麻将二八杠怎么玩 双色球预测大总汇 玩三公红包规则图 极速时时是什么票 排列三组六技巧 重庆时时乐开奖号码 玩飞艇如何稳赚 LG游戏平台网址